• (转)大助产士之高胜寒 作者:缅怀

    时间:2021-03-10 22:50:01

    第一
      步入二十世纪,取代接生婆的所谓助产士打破了由女性垄断的局面,越来越
    多的男性助产士雨后春笋般涌现出来。孕妇的年轻丈夫们不再像以往那样守旧,
    出于新思维的考虑,他们认为妻子妊娠是他们的责任,为了让妻子减少分娩的不
    安而安心生育,他们选择妻子喜欢的男性助产士,让男性助产士代替又无专业知
    识又没有多少自由时间的自己来陪伴妻子,做为妻子妊娠、产期特定阶段的伴侣,
    已经成为了一种时尚。
      我叫谭笑,是一名男性助产士,不过,不是普通的助产士,而是在业界中,
    在年轻的孕妇群落中,有着非至交不能轻易道人的良好口碑,是个倍受欢迎的大
    助产士。至于我深获年轻孕妇们青睐的秘密,当然我指的是那些非常美丽,非常
    动人的孕妇,想知道的读者请耐心往下看下去。
      我的助产哲学是信奉自然的力量,不像有些神医自诩技艺高深,动不动就採
    取诸如剖腹产和阵痛促进剂这类暴力毫无美学的手段。别的姑且不论,仅是在孕
    妇的腹部留下触目惊心的刀痕,便破坏了造物主的恩宠,给美丽的年轻妈妈们留
    下不可恢复的伤害。殊不知孕妇持有自然分娩的能力,生育是这种神赐能力的最
    高形式和时机,如何引导孕妇完美地发挥这种能力,才是助产士的精髓所在。
      我推荐孕妇在自己的居所分娩,当然也会有一些极偶然的意外发生,这就需
    要医师出诊了,毕竟我是助产士,不是医师,虽然我也可以处理,只是没有相应
    的诊疗许可。除此之外,任何事情我都游刃有余,这就是男性助产士与女性助产
    士相比的优势了。做为男人的我,如果出现意外情况,有力量,有决断力,有信
    赖感,而且让孕妇在自己熟悉的居所分娩,我也有令她们安心的经验和技术。
      话说回来,虽然我是男性助产士,但出现意外情况时我召唤来帮忙的助产士
    都是女性,也许因为我是男性的缘故吧!我喜欢和美丽的女人共事,追逐美女是
    我不多的几个爱好中最重要的一个。想想也是,我天生就有女人缘,再加上不俗
    的外表和谈吐,美丽的年轻孕妇们往往很容易向我打开心扉,把我归入到她们信
    赖的一方。
      我在业界中是出了名的不羁,那是不了解我的人的看法,真正了解我的人都
    深知我有自己的道德底线。我要求年轻的孕妇夫妻们必须和我的作风产生共鸣,
    把心打开信任我,在这种基础上,我才能接受他们的委託。之后,我将和孕妇作
    为一个整体,竭尽所能,发挥我全部的力量,让孕妇安全快乐地自然分娩。这就
    是我的助产哲学。
      在布置得很有家居感的事务所里,一对慕名而来的夫妻坐在我对面的沙发上,
    听我把我的助产哲学讲述了一遍。
      「太好了,不愧是大助产士,以丈夫的角度讲,我希望我的妻子平平安安、
    快快乐乐地产下宝宝,同时,我也不想在妻子身上留下难看的痕迹,你就是我想
    找的人,请接受我的委託吧!」孕妇的丈夫眼中射出喜悦的光芒,腾地站起来,
    向我伸出手。
      手掌很有力,能看出他此刻激动的心情,我也用力地握着他的手,一边凝视
    着他的眼睛,一边说道:「你确定要把妻子交给我吗?不会忌妒吗?」
      看到孕妇的丈夫用奇怪的眼神看我,我解释道:「如果接受委託的话,从明
    天开始,每天我都会登门指导你妻子。做为助产士,无法避免不触摸你妻子的身
    体,想必你一定会忌妒吧!拥有这幺美丽动人的妻子,忌妒是人之常情,我一点
    都不意外。可是,忌妒的情绪会感染到你妻子,只怕她会顾虑重重,这样,心就
    不会向我全部开放了,这对我的工作会造成很大困扰,对你妻子的分娩也极其不
    利。」
      手慢慢地从我的手掌里抽出去,他明白了我话里的含义,欢喜的脸上弥漫上
    一层不安的阴霾。他很赞同我的助产哲学,可看他现在的反应,似乎不放心把年
    轻貌美的妻子交给我。他的眼睛飘忽地躲向一旁,不再和我对视,似在考虑甚幺,
    又似在遮掩甚幺。
      场面变得有些尴尬,这种情况我遇见的太多了,我淡然地向孕妇的丈夫笑笑,
    说道:「你的妻子如此迷人,以业内人士来讲,我委实不希望她去妇产医院,那
    里的风气……算了,不说了。」
      我把目光移向孕妇冷豔如寒梅的脸上,微笑地瞧着她。她平静的眼眸中眼波
    有些流转,嘴角微微勾起一个美丽的弧线,似乎对她的丈夫在我的述说下产生的
    不安和忌妒心理感到喜悦和得意。
      我上前一步,半跪在她前面。她看向我,眼眸中充满了令我心动的疑惑。我
    轻轻托起她一只绵若无骨的手,说起来好笑,我的姿势宛如优雅的绅士向心爱的
    女人求婚似的。她的脸有些红了,眸中蕩出一丝羞意,可良好的修养令她没有抽
    出手,只是眼中的疑惑更深了。
      还有甚幺比冷豔的女人蕩出羞涩的表情更动人的吗!我温柔地轻抚她滑腻的
    掌心,说实在的,这是我一时心血来潮,没有一丝一毫色情的意味,有的只是欣
    赏,传达给她的是我的关心和安慰。我用爱护、不容别人侵犯的目光望着她,用
    平缓而又坚定的语气说道:「委託助产士在自己家里待产是你最理想的选择,仔
    细考虑一下,如果没甚幺问题就交给我吧!」
      孕妇看了一眼丈夫,见丈夫还在犹豫,似乎对丈夫不果断的态度有些不悦,
    她毫不犹豫地对我说道:「不用考虑了,我们决定委託你。」
      面对妻子不容拒绝的语气,脸上弥漫着不安的丈夫不好说甚幺,只好沖我点
    点头,有些不情愿地同意了。
      年轻的夫妻就是如此,集恩宠于一身的娇妻喜欢对丈夫娇蛮,喜欢看到丈夫
    在自己的无理下无可奈何的样子。尤其是年轻的孕妇,情绪複杂多变,宛如梅雨
    的天气令人不可琢磨。就这样,这个冷豔的孕妇成为了我的雇主,相信不久后,
    也会像其他美丽的孕妇一样成为我大助产士独特风格下快乐的俘虏。
      孕妇的丈夫名叫陈思平,孕妇有个很有艺术气息的名字——高胜寒,应该是
    取自苏轼的水调歌头,高处不胜寒吧!陈思平年纪不大,却是一家贸易公司的地
    区总监,平时工作很忙,抽不出多少时间陪伴妻子。高胜寒家世显赫,父亲是当
    地的实权官员,母亲是商人,两位长辈能给予高胜寒极大的物质支持,但也是挤
    不出时间陪伴妊娠中的女儿。
      自从怀孕后,高胜寒便从母亲的公司卸职,专心在家待产。高胜寒是个女神
    一般存在的大美女,容颜冷豔,身体火爆。我不禁嗟歎,冷与热,冰与火竟能如
    此完美地在一个女人身上交融,造物主真是煞费苦心啊!从她裸露在外的肌肤看,
    她的白,纯净无暇,光滑亮润。这样一具美好的胴体,如果在妇产医院那样複杂
    甚至是龌龊的环境下,不被隐藏在白衣下的人形畜类玩弄才是咄咄怪事。
      玩弄这个词也许不恰当,蹂躏似乎更为神似。我不是诋毁妇产科医生,我想,
    至少要艺术一些,技巧一些。这点我与他们不同,我要的是互娱互乐,而不是把
    快乐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之上。
      高胜寒成为我的雇主,我为我能独佔她隐秘的下身,赏玩她下身的美妙感到
    异常欢喜。在她V字形的领口上,雪白的颈项如天鹅那般优雅迷人,看那细緻的
    肌肤便能料到该是多幺的光滑细嫩。最吸引我目光的是她绽放的乳峰,似要把胸
    衣撑裂那样呼之欲出地挺立着。想到用不了多久,我就能欣赏、把玩这座丰满高
    耸的乳峰了,或许还会有甘甜的乳汁喝,一时间,一股巨大的兴奋向我袭来。
      宛若一潭幽泉的目光凝视着我,我抑制住遐想,摆出一副平静的样子,开始
    向高胜寒问诊。
      「现在有七个月了吧?之前去哪里做的检查?」
      「朋友介绍的妇产医院。」
      「哦,那为甚幺来我这里呢?」
      「不想去医院,据说你可以指导如何在家生宝宝……」
      我打断了高胜寒的话,看她蹙起的眉宇,便知道在妇科医院检查的经历令她
    很是不快,看来那些野兽一般的妇产科医生果真没有放过她。
      「好了,我知道了。明天,我就登门,给你必要的生活指导和教你一些简单
    的孕妇操,再检查下你居住的环境。嗯,所谓检查主要就是看看你打算生宝宝的
    房间和浴室,看看有没有需要完善的地方。最好你丈夫能在一边,我好跟他说明。
    咦!他明天抽不出时间吗?那算了,没甚幺大不了的,我先跟你说,回头你再转
    告他也是一样。」
      简短的问诊结束了,我目送高胜寒和她丈夫离开。虽然已经显怀了,但从身
    后看去,高胜美依然保持着姣好的体形。她的步伐有些缓慢,在丈夫的搀扶下,
    浑圆的臀部婀娜地微扭着,在对孕妇来说非常纤细的腰际上,曲线猛然一收,形
    成一个曼妙的S,一看就知道她必然拥有着一个极品的性器。
      她的阴户应该是粉嫩粉嫩的吧!阴毛视她的性欲而定,如果她性欲旺盛,阴
    毛将是会乌黑亮豔的一大簇。在阴毛的下面,粉红色的肉缝如果沾上几滴晶莹的
    爱液就更好看了,宛如一个汁水淋漓的水蜜桃,让人好想含在嘴里,吸舔个够。
    我想像着高胜寒阴户的模样,身体不由颤抖起来。心中激蕩不已的我自嘲地笑笑,
    採摘了那幺多美丽的孕妇,还是定力不够啊,竟然像初尝禁果的童男一般兴奋。